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

醜?美!

  今天是我們樂高第一次辦活動,因為經驗不足又加上時間倉卒,整個活動呈現手忙腳亂的窘境,不過很感謝今天每一個參與活動的人。
  下午好不容易就定位開始工作,彼此互相自我介紹後,我們便天南地北的聊起來,大多的話題還是圍繞著樂生,聊以前做的抗爭、對每個政府官員的看法、還有以前樂生發生過的事情。其宏說:「以前樂生的院民是沒有身分證的,後來黃林玲玲的父親當新莊市長才發還身分證給院民,不過院民的身分證是沒有照片的,因為他說院民每個都是那副德行,都一樣醜,沒什麼好拍的。」
  雖然院民的五官還有四肢因為罹患了痲瘋病才扭曲變形,但是我不覺得他們醜,那些都是他們努力對抗病魔的痕跡,都是勇敢的勳章。還記得小時候常去樂生走動,那邊有些院民坐在門前曬太陽,一年四季,不管有多熱總是用毯子蓋住腳,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我真想告訴他們,這不可恥,你們都是堅強的人。反觀那些好手好腳,汲汲於名利,不把人當人,施些小惠就沾沾自喜,自以為了不起,全天下的人都該感激他,那種人才是真正醜陋。
  富子阿姨對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子都一貫以美女稱呼,他說我們這些學生不只長得都很漂亮,而且還有一顆善良的人。但,我覺得真正最美的是每一個院區裡的阿公阿嬤,他們讓我看見“人”最真實的一面,他們不懂得去修飾自己,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感情。
  他們的身體殘缺了,心卻是最富足的。與其說是我們幫助他們,不如說他們教導我們很多事情,他們讓我去反思我們所擁有的,我們的生活週遭,懂得去關懷身邊的人,真正的受惠者其實是我們這些人。

2 則留言:

羿 提到...

真正受惠的其實是我們,這是真的,我問你得到了什麼各位?

馨文 提到...

我常常很想把阿公阿嬤做成公仔娃娃,因為看著他們的臉,我就會打從心底產生很溫暖的微笑,所以想作個娃娃放在書桌前。也不知道為什麼?可能是彌勒佛這樣的效果。

而也自從常常到樂生之後,我也逐漸不太在意自己的穿著了。或者說,到樂生院的時候我特別會穿的輕鬆一點,拿掉裝飾品、脫掉貴重的衣物。總覺得這樣和他們更親近。我不喜歡身上漂漂亮亮帶來的距離感。

於是漂亮的衣服越來越沒有穿,簡單的衣服變多了。

而漸漸的,不僅是去樂生院不穿漂亮衣服,到哪都很少打扮。可能是想,穿的簡簡單單和我相處的人會輕鬆一點。大家互動會簡單一點。

這些改變是很緩慢的。可能也是因為,美與醜的想法改變的關係吧!

大家加油!